周二读书会日记分享 2016.9.27

 
 
今天上午的读书会,是读到阿伦·甘地写的前言这一部分。安迪带领。

由于是精读,读完一段我们就分享彼此的理解和触动的地方。

以下是eva基于读书会的收获分享。
 


阿伦·甘地说:十岁那年,白人打了我,他们认为我太黑了;接着,黑人,打了我,他们认为我太白了。

读到这,小编印象深刻的是安迪说:给人贴标签就是暴力的根源,人们给一个人贴了一个他太白、或太黑的标签,然后就开始据此对一个人施暴。

是啊,我们生活当中,与人相处时的不自在、不舒服,甚至是冲突,不就是基于自己的判定、给对方贴的一个我们信以为真的标签而作出的反应吗?
(比如他不是个和善的人)。而同时,小编想起非暴力沟通的原则认为:我们给对方的判定、所贴的标签,其实反应了我们非常看重的需要。

给人贴标签,并据此来跟人说话行事,这里有一个隐蔽的认为是:“我所认为的”是对的好的,是所有人都应该认同的真理,如果我认为好的东西,对方认为不好,那他就是错的,甚至是不知好歹的。

关键在于,我们完全未觉察到这些,并信以为真。而这时,我们的想法就是隐蔽的暴力。

而当我们真正看到:哦这只是我认为的,仅仅是“我”这一个人是这样认为,我认为好的东西,对方可以认为它是不好的,
我们的认为是平等的,我尊重不同的认为,我有我的认为,他也可以有他的认为,而这都并不一定是事实。这时我们的想法便不会产生暴力。

而那些因为认为甘地太白太黑而打甘地的人,如果能够把注意力收回在自己这里,觉察自己的想法感受和善意,那么他们可以看到,甘地和他们肤色的不同,只是一个事实存在,而所谓
高低贵贱对错好坏是我们的看法,他们之所以打人就是这种有分别心的看法使然。然后基于和自己的善意的联结,对和自己肤色、信仰完全不同的人群持有开放、包容的态度。这样,施暴的人就更有可能平静下来,能照顾好自己,而不是向外去寻求内心的平和。或许就没有种族歧视和基于此而产生的暴力。这不就是在为世界和平做贡献么。

这样仅仅因为肤色被打来打去的耻辱也许会让任何人想报复社会,看到甘地处在悲愤中,父母决定送甘地到祖父圣雄甘地那里住,希望他能从祖父那里学会如何面对愤怒、挫折、歧视和耻辱。

在这个过程中,祖父教甘地认识什么是暴力。因为他认为:认识暴力,有助于理解非暴力。并让他画一颗树,体会他一天中的所言所行,以此发现暴力的根源是什么。

如果是自己动手打人了,就把它归到“身体暴力”这一边;如果是自己的所言所行造成的是精神伤害,就归到暴力之树“隐蔽的暴力”这一边。小编曾一度困惑这颗树什么样的,今天小编有了一种理解:埋在土里看不见的树根,是“隐蔽的暴力”这一边;而长在外面的树干,是“身体的暴力”这一边。就好比冰山理论里的冰山,水上面的冰山,我们很容易能看的到,而水下面的冰山,是我们很容易忽略和看不到的。



甘地说:和祖父在一起的日子里,帮助他意识到什么是真正的暴力,以及认识自身暴力的重要性。而由于
我们对暴力缺乏了解,常常认识不到自身的暴力。在安迪带领下,大家也一起探讨如何在自己生活里识别暴力和非暴力,这个讨论持续了有一会儿:我们通过什么来认识到自己处在“暴力”中呢?讨论后的理解是:通过我们的感受。当我们的感受是不舒服、不放松、不自在、压抑时,我们可以去觉察自己思想中是不是有隐蔽的暴力;而当我们感到平静、自在、舒服时,我们就在爱与和谐的非暴力之中。

是的,我们可以通过自己的感受来觉察我们是否在对自己暴力。

在甘地和祖父在一起学习的过程中,甘地说感到唯一的遗憾是:那时他还是个普通孩子,年仅13岁。想到如果年纪大一些、聪明一些、或更有思想,那么他可以学到更多。

紧接着他又说:然而,非暴力生活的一个关键是:感激生活的赐予,而不贪心。我怎么可以忘记这一点呢?

这一段大家也讨论了有一会儿:一位同学分享说她的理解是想的越少,过的越轻松,欣然接受就行。安迪说感恩我们所拥有的,哀悼我们
没有得到满足但所期望的。小编听到有触动,这不就是凯文说的哀悼永远是和庆祝同在吗?关键就在于我们注意力放在哪里。

每次读第十三章:表达感激时,我整个人会感觉喜悦萦绕、幸福富足、有力量、被滋养。所以《非暴力沟通》第十三章对小编非常重要,提醒小编觉察感恩我所拥有的,并继续创造,而不是抱怨我所没有的。这支持小编体会到原本被忽略的很多的富足和幸福。

圣雄甘地说:隐蔽的暴力,虽然相比身体暴力不那么明显,但他相信这更为有害。他认为归根结底,是“隐蔽的暴力”激怒了受害者,使他作出暴力的反抗,不管他是什么名义反抗(个人名义或团体名义)。如果看不到这一点,我们为促进和平所做的努力,要么徒劳,要么昙花一现。不切断地狱之火的燃料供应,怎么可能成功灭火呢?

这部分,大家也讨论了很久,其中,安迪说:在一个人大大出手之前,一定有隐蔽的暴力集聚在她身体里,先是不满,接着是生气,再接着是愤怒,再接着是语言攻击,再接着是大大出手。当我们想通过这种方式来找回内在的平静时,结果可想而知。

而小编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并讨论,结果的理解是:这句“是隐蔽的暴力激怒了受害者”,这个受害者可以是被自己思想中隐蔽的暴力激怒的自己-----愤怒来自我未觉察到的认为,进而施暴。并且这句话,不是用来对别人说的,而是用来提醒自己觉察未被自己看到的“隐蔽的暴力”。而如果这句话成了我对别人的评判,比如:你对我有隐蔽的暴力,我是受害者。这时,我们需要觉察自己
认为。

而对“不切断地狱之火的燃料供应,怎么可能成功灭火呢?”我们也一起试着翻译这段比喻,翻译即:不觉察引发隐蔽暴力的想法和认为,我们怎么可能平静。

经过讨论,我们认为燃料供应是指未被觉察的想法和认为;而灭火,是指暴力消退、想要和谐、平静。
比如,当我们看到了自己的一个想法,紧接着,我们又浮起另一个想法:“我不可以这样想,这样想是不好的对我没有好处的,我要避免”。此时若我们没有看到这个看法,我们就会信以为真,然后为此感到羞愧、内疚、不舒服。内心的平和已然遭到破坏。


非暴力沟通不是今天用了、明天就可以抛弃的权宜之计,也不是让我们变得温顺听话,而是主张积极进取,而非消极无为。

读到这一段,一位同学分享自己对“积极进取”特别有感触的经验:嗯嗯对,我现在在觉察到自己的状态是什么样时,都会问自己:我此刻这样,我可以为自己做点什么呢?

是啊,这不就是在为自己的需要积极去主张吗?这时,安迪说:为自己的需要做主张,同时对对方心怀善意。这让小编想起非暴力沟通第十一章里所说的运用强制力避免伤害。不就是在表达,我们可以运用强制力,以此来主张自己的需要,但同时我们非常清楚我们这样做时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和防卫(对对方依然心怀善意),而非惩罚。这时候我们不会去指责。

而人们常会把非暴力沟通当成权宜之计,遇到困难时就赶紧用一下。这只是把非暴力沟通当成了一个解决问题的好用的方法,而事实上,非暴力沟通更是一种生活态度,以彼此的联结为目的的生活态度。

甘地祖父圣雄甘地反复强调在交流中运用非暴力沟通原则的重要性。而马歇尔则通过著书和开设研讨班,来倾力介绍非暴力沟通。当甘地看到《非暴力沟通》这本书,他对这本书的深度和简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为此写前言。当我们读到这一部分时,深度和简洁这两个词也深刻触动一起读书的每个人,这也是大家对非暴力沟通的印象,并且它极具 实用 和 操作性 。


读书会结束前5-10分钟,总是会有一个结束仪式。安迪会请求大家分享自己的收获。小编没有刻意去记录大家的收获,而小编想在这里分享自己的收获:

如安迪所说:再次收获了对自己善意的关注和觉察。

并且对小编来说
一个非常重要的收获是,我一直困惑的一个问题清晰、恍然大悟了。我常常问老师,不是说觉察到了自己的想法和情绪、他们就会安静下来、会停下来吗?为什么我觉察到了,可我还是会继续生气愤怒想骂人呢?

这个时候,大家一起
给我反馈他们的理解。小编最后清晰:觉察想法和情绪,就是看到了它们,然后允许它们如实如是存在,充满善意的对待自己和情绪,知道这个情绪不是自己,和它们一起和谐安然存在。

而当我把觉察当成一种控制自己不要生气的工具时,是对愤怒生气的情绪以及想法的对抗。这里也有一个隐蔽的看法:生气是不好的,
愤怒是不招人待见的

是啊,归根结底,所有的不舒服,不都是因为我们对一个事实存在抱有不应该不对不好的看法,
并信以为真,不接纳而不自知么?是啊,做任何事再给出自己的回应之前,需要先慢下来觉察到自己隐蔽的认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