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非暴力沟通》读书会 读书分享 2016.9.13 Eva

 


今天上午是中心第三轮《非暴力沟通》读书会的第一次读书。

采用和以往完全不同的形式—精读《非暴力沟通》。
今天上午只读了封面和目录,时间就差不多到11:30了。仅仅通过大家对封面和目录的探索、分享,小编就对非暴力沟通有了更系统、清晰的理解。

那么,接下来,让小编来开始分享这一上午满满充实的收获吧!




首先,封面上的这段话,引起大家的探讨和分享,这段话是这样的:

著名的马歇尔·卢森堡博士发现了神奇和平的非暴力沟通方式
通过非暴力沟通,世界各地无数的人们获得了爱、和谐和幸福!
当我们褪去隐蔽的精神暴力,爱将自然流露

首先,凯文分享他对“当我们褪去隐蔽的精神暴力,爱将自然流露。”这句话很有感触。凯文认为这段话诠释了 非暴力沟通 真正想传达的东西:并不是让我们去追求这样一种沟通方式,而在于 我们可以通过 非暴力沟通方
式去觉察和看到我们思想里隐蔽的精神暴力。这样,我们自然会有不一样的选择。

想起阮胤华老师说的话:“非暴力沟通没有悲悯,悲悯在人心”。是啊,非暴力沟通的意义在于我们可以借助它,到达我们渴望的彼岸:平和、能和人们情意相通、和谐相处自然发生。

同时,凯文说:
很多人看到这个本书的名字,都无法理解这个“非”字。他也在思考马歇尔为什么会称之为 非暴力沟通。

凯文认为其实封面这段话就是一个诠释,当隐蔽的精神暴力被看到、褪去,就是爱的语言,我们的爱就能和别人流通。

而非暴力沟通中的 “非” 并
不是 “不要” 的意思,是指自然而然的“无”。指我们思想中隐蔽的精神暴力被觉察、认出后,我们言语中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是爱意、悲悯



 
一位同学很疑惑问:怎样算是隐蔽的精神暴力,是否可以举个例子?

安迪开始邀请大家基于自己过去经验中的感受 举例分享。

王同学分享说(大概意思):当我告诉一位朋友我很伤心,她会拍拍我的肩膀说好了别伤心了。其实这个时候,她在安慰我,
我心里是不舒服的。安慰就是隐蔽的暴力。这并不是我在痛苦时想要的,我想要的是被了解、被承认我伤心这个感受的存在。

这时,安迪分享了她和王同学之间的一个故事:
之前王同学参加她组织的《非暴力沟通》读书会时,根本不觉得安慰有什么不好,也很坚定认为安慰对方就是在为她好。

有一次,她在读书会时说起一件事,说自己很伤心。安迪回应她说:恩你确实很伤心。她就愣了一下,发现跟自己被安慰时的感受完全不一样。被理解了。

有了不一样的体验,从此王同学就知道原来在痛苦时,被安慰,自己心里是不舒服的,这时候需要的是理解和承认情绪的存在。

 
这让小编想起凯文在我面前说过两三次的话:

如果一个人从小就不是在被尊重的环境中长大,压根就没有体验过 被充分的尊重理解信任 的感受是什么样的,我们怎么可能让他在教育自己和孩子时,给予自己和孩子这些呢?

所以我们做这个事情(传播非暴力沟通),就是要在一个人有情绪时,能带着悲悯的心看到他的痛苦,能让他感受到哪怕一点点我们褪去评判的暴力后自然流露出的爱意,他的人生经验也将会不同。当他体会到爱的流动、体会到和以前完全不一样的感受经验,他自然而然会有不一样的选择。

此刻回想起这段话,小编非常触动、眼眶湿了。“人天生乐于互助”体现在凯文的话里,而我们传播非暴力沟通的过程,也是和大家彼此相互支持的过程。

张同学接着分享说:安慰、建议也是暴力,这里面有一个抗拒在,是对现有状态和情绪有抗拒对立,认为这样是不好的。而当我们对一切的发生接纳、允许存在时,这自然是爱。

听了上面两位同学的分享,小编感到非很兴奋,开始对自己的行为方式也有些了解:比如,当我选择安慰自己的朋友时,确实是在我这里已经对朋友的状态预先存有一个判断:认为她这样伤心,对她身体不好,想让她好好的。基于这个判断,甚至开始着急。

是啊,在看到事实之前,我需要经过这些评判、想法、猜测,如果
没有觉察,我会基于评判作出反应,而不是基于对方活生生的这个人的需要作出反应。而当我穿过评判去看到事实:此刻她表达她很伤心。

是的,我面前这个活生生的人她确实很伤心。她需要被看到、被了解。而我愿意和她保有这份连接在。

我们常常迅速的作出反应,以至于没有觉察到在事实和自己之间,可能有个评判、有个念头存在,便开始基于这个评判快速反应行动:给安慰、给建议、想帮助对方解决问题。这个就是隐蔽的精神暴力。


写到这,小编忽然对隐蔽的精神暴力有了一些自己的理解:

所谓的隐蔽,就是没有被我们看到、觉察到。

所谓隐蔽的精神暴力,就是指没有被我们觉察到的我们思想里已经存有的判断、评价、猜测。



小编注意到封面上“神奇”和“平和”这两个词。 小编理解:当我们选择用非暴力沟通的方式沟通,那么面对冲突,我们总是能平和面对、能和人们情意相通、和谐相处。

这并不是一句空话,而是非暴力沟通切实提供了具体的
操作方法来非常有效的帮助我们达到心中所渴望的平和、情意相通的沟通。非暴力沟通也并不是一个新鲜的理念。它是对我们祖先智慧的运用,并为我们提供了具体的操作方法。帮助我们自我理解、理解对方,创造一个平等、信任、关心、理解的氛围。这也是小编的亲身经验:

例如,我们能用非暴力沟通中的观察 来区分事实和我们的想法(评判)。

这能支持我们及时的觉察我们在面对一个事实发生时,我们脑中所担忧害怕发生的想法,还有评判等等这很多的念头。帮助我们基于事实来做选择,而不是基于想法。

当我注意力放在恐惧发生什么时,我们是活在想法里。而把注意放在体会我此刻的感受、我需要什么,便能看到安全和信任对我真的非常重要。

马歇尔曾说:非暴力沟通是注意力的运用。当我们把注意力放在体会彼此的感受和需要上时,我们是在和自己、和对方联系。

马歇尔认为每个人心中都有一股神圣能量,这股神圣能量的存在是希望我们的生命更美好、每个人都能美好的成长。而我们需要做的是通过感受,连接到自己和对方的神圣能量(需要),这里是我们力量的根源。而不再是向外寻找权威。

为满足需要,有时我们需要他人的支持。而 非暴力沟通 提供了具体原则,能够支持我们更顺利的满足需要。强调我们是基于连接去合作、一起创造满足双方需要的策略。而不是我的需要重要、你的需要不重要,去要求、强迫他人、强人所难。

就是我们需要了解我们是在基于什么提出请求,是基于在和对方建立连接、愿意去了解对方的感受和需要的基础上提请求;还是直接要求对方来支持我们满足需要,不允许别人对我们的请求说不?

小编觉得这就像中国人说的人情味,对方能感觉到你的人情味(即你对她感受需要的关心在意),便会由衷的乐意支持我们、为我们做一些能让我们生活的更好的事。

同理,两个人的关系品质非常好的时候,我们也都会非常由衷的愿意为对方做一些事情,并感到喜悦幸福;而两个人之间若仅仅是出于责任、义务、或者认为“你应该这样、不应该那样”去要求对方做一些事时,我们会觉得不舒服,有时即便做了,也是不得不,甚至有怨气。

当我们使用非暴力沟通方式时,我们的目的是连接,当人和人的心连接上了,爱意流动,彼此之间由衷的给予和接受自然发生。


凯文再接着分享:非暴力沟通并不是要求别人,而是提醒我们自己。当“我”褪去隐蔽的暴力,“我”的爱会自然流露。


接着是读封页第二面

当读到“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好人,也许我们从来没有想过和“暴力”扯上关系。”

安迪说这句话提醒了她觉察思想中的暴力。小编理解,当我们认为自己是好人时,这个认为自己“是好人”的评判便会阻碍我们觉察到我们思想中已经有的暴力(比如评判或指责……)。

紧接着,凯文说:这里的“遵纪守法的好人”,本身就是个评判,这时我们可以把注意力从:“我是好人或我不是好人”的评判上,放到自己的感受上,然后从感受出发,超越常规的道德评判。小编想,凯文的表达就是书上所说的非暴力沟通能够超越个人心智局限性的超越过程。

小编理解:自己此刻感到舒服?还是不舒服?可以帮助我们觉察思想中的暴力。一般我们觉得不舒服时,我们就是在隐蔽的(即未觉察到)的精神暴力中,当我们能够看到这些未觉察的精神暴力,它们也就不再能伪装成我们,做出一些我们可能会后悔的事。

当然非暴力沟通中也有哀悼、悲伤和遗憾,但当我们不舒服时,我体会不到宁静、平和的悲伤。



张同学紧接着表达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他认为这里说的屠刀就是指我们对人的评判、否定、攻击、指责,有评判就有抗拒对立,就有分别心,就有我是对的,你是错的。

张同学的回应让小编想起《非暴力沟通》书中引用过一句话大概意思是:在道德与不道德、是与非、对与错的区分之外,有一片田野,我将在那里见你。在当我决定运用非暴力沟通,我们便没有分别心、对情绪对事实没有抗拒对立,有的是对生命的看到、悲悯。



小编比较感触的是这些话:

“如果稍微留意一下现实生活中的谈话方式,并且用心体会各种谈话方式给我们的不同感受,我们一定会发现,有些话确实伤人!这些无心或有意的语言暴力让人与人变得冷漠、隔膜、敌视。

而非暴力沟通可以疗愈内心深处隐秘的伤痛。超越个人心智的局限性,突破引发愤怒、沮丧、焦虑负面情绪的思维方式。用不带伤害的方式化解人际关系的冲突,并支持我们建立和谐的生命体验。”

看到这段话,小编感到喜悦放松,心里充满希望。小编始终相信生命中有一些东西可以帮小编建立和谐的生命体验、活出爱。而现在小编找到了,就是非暴力沟通方式。

而对这段话里面说的“无心”,小编表示对此很无力,立刻问了这要怎么办。因为小编常常会发现自己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做了什么,和对方之间的关系就变得不那么轻松自在了。

这时凯文回应说:我理解的无心,就是没有和自己的感受连接的表达。说的话是从脑中的评判出发。而不是基于感受说的。

这时我试着体会和那个人待在一起时我的感受:是啊,我感到紧张、忐忑、不自在。当想到我要和她说话时,我便会感到着急、
张、有压力。

小编非常感激凯文的表达,这对我是一个提醒:说话之前,先和自己的感受联系,然后再做选择,这样我就能慢下来,让心与心有一个连接的时间。


在我有些惭愧、尴尬说:“哎呀,我又在问怎么办”时(我还未觉察到此刻我对自己有了一个判断,认为自己此时处在孩子的状态,这个状态不对)。张同学即刻回应我说:能做到后知后觉,就很好了。如果在觉察到时,再对自己生出评判,认为自己不应该,这里又有了抗拒对立。凡是抗拒的,必会存在。

这时,朱同学回应我说:这就跟上一轮读书会时说的那样,当觉察到自己在评判,把注意力从新起的评判“我怎么又这样了”,转移到:哦,我又觉察到了我的评判。不再念上加念。

小编理解:

这不就是把注意力从总是能看到自己的不足和问题、指责自己,转移到表达庆祝和感激上吗?

庆祝自己有了更多的觉察。感激自己
为了让生命更美好,在不断觉察。写到这,小编顿时对自己充满柔情:想对自己说声谢谢,谢谢你一直在成长,支持我们的生活更美好。

小编也非常好奇,马歇尔怎么就发现了这个能让人平和沟通并情谊想通的沟通方式呢?怎么就发现了能让爱流动的语言呢?

一位伙伴回应我说:可能是马歇尔看到人类各种模式背后的规律。

小编也想了解你对非暴力沟通有怎样的理解?如果你愿意,可以私信小编微信:heykaka20130629,我们共同探讨。

今天的收获还远远没有写完,但小编写到这,感到有些累了,这篇就想这先停到这。

最后,小编想分享苏拉老师在课上说的:

马歇尔研究过很多人,他好奇究竟是什么让一些人在即便充满敌意的环境里,还能心中充满柔情、心存爱意?而又是什么让我们体会不到心中的爱意,以致相互伤害?

马歇尔发现,这些充满柔情的人,从来不用让她和自己及他人失去连接的语言跟自己说话。而我们很多人会用让我们和自己失去连接的语言跟自己说话,
比如:“你应该……她不应该……”“我应该……我不应该……”
 比如”所有把一个活生生的人  物化 分类的标签和评判:他是一个自私的人、她不懂得尊重……“

一旦我们用这样的方式和自己说话,我们就和自己失去连接,就难以体会到心中的爱,我们会感到痛苦,和自己失去连接,我们会变得危险,以致彼此伤害……

而运用非暴力沟通的目的是建立连接,和自己、和对方建立连接。



这篇先分享到这里。

苏拉老师在课上愉悦的说,她很享受说不,并且接收到“难听”的话还很享受。

小编想插个广告,你是否想了解苏拉老师是怎样通过运用非暴力沟通体验到“享受说不、并享受难听的话”这种经验吗?

欢迎你加入我们10月份苏拉老师三天的亲子养育工作坊,她是美国非暴力沟通认证培训师、《非暴力沟通亲子篇》作者,一起来感受大师的能量场吧

课程信息链接: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Nzg1NTUwMw==&mid=2650101278&idx=2&sn=216d5bcd0d4ba204b3b92fa64635bd95&scene=21#wechat_redirect


深圳· 非暴力沟通亲子养育工作坊
时 间:2016年10月4—6日
地 点:深圳市南山区 红花岭工业园 朋年大学城科技园B座 607—608 室
费 用:5300元/人;4800元/人(两人团购)中秋国庆限时特惠
报名咨询:0755—26654220
联 系 人:13823384916 Eva

同时欢迎你参加深圳周二读书会

深圳《非暴力沟通》读书会

时 间:每周二 两场
上午9:00—11:30
晚上19:30—21:30
地 址:深圳市南山区 红花岭工业园 朋年大学城科技园B座 607—608 室
费 用:30元/次
报名电话:0755—26654220
联 系 人:13823384916 Eva

读书会信息链接
http://www.hdb.com/party/08fru.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