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三(6)班家长的一封信,兼谈实践爱的语言对孩子的影响


看到这篇文章小编被真诚而具体的言语深深触动,决定放在这里,愿大家往下看


 

李迪&娅锦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长颈鹿亲子教育  写信人:李迪  2014.7.16

家长们:

你们好!我是沐璟爸爸李迪。

今天想从沐璟妈妈的一个小失落开始,跟大家聊一些教育孩子的话题。

大约三周前,沐璟妈妈发了个《爱的语言亲子沟通工作坊》的介绍的链接。回应者寥寥。这种情况她跟我念叨了几次。我能明显感到她的小失落。

发生的事情就是 -- 她发了个链接,如此而已。

这么婉约的表达方式,除了在十几年前把我弄得晕头转向,而一举将我拿下,我还没有看到其他的成功案例。

但是沐璟妈妈的失落我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我知道她的愿望。她希望能够在孩子的班里推广爱的语言,把更多和谐和爱带进班级,带进孩子们的家里。这同样也是我的愿望。

我想,聊一聊这个愿望的起因,也许让亲们回应我们更容易些。

 

 
2011年秋天一个周五的下午,我放弃了与家人共度周末的机会,踏着109国道满地的红叶,独自一人来到门头沟教师培训中心,参加阮胤华先生主持的爱的语言工作坊。

由于一个周末不能见到她,那天我跟沐璟打电话说的时候带着歉意:“爸爸去参加一门怎样爱你,怎样好好跟你说话的课”。

她说“啊!这还不错!”她给我的理解和支持出乎我的预料。

接下来几年实践爱的语言,我们的家庭生活质量有了显著提高,沐璟也向我们期望的样子成长。

2011年一年级的时候,班主任王老师找我谈话,说班上有两个孩子她最担心适应不了学校的生活,沐璟是其中之一。

慢慢的,她变得开朗,各科老师说她的时候居然用了个词 - “蜕变”。

她一次又一次兴奋地告诉我们一些让我宽慰的东西:

“爸爸,我会在学校倾听自己了!” - 在她受了同寝室其他所有同学的误解时。

“妈妈,现在你和爸爸吵架的时候,我一点也不担心了。”

“XXX受别人欺负,我虽然不能帮她,但我会替她说!” - 我想她在尝试帮别人表达自己。

她现在学习状况自己还比较满意 - 她对自己分数的要求总是比我高一些。前不久通过了业余钢琴7级。

我们不是很看重这些,我们看重的,是这些都是她自己得来的,我们几乎不会提醒或者帮忙,甚至作业都很少检查。


我大致归纳一下,实践“爱的语言”会对孩子有这些影响:

独立和自信
会让孩子从体验中了解,自己是自己情绪的主人。学会体贴和照顾自己的情绪,而不是迁怒于他人。
不需要在他人的评价中获得自信,避免受别人教唆而走弯路。

安全
过去几个学期班上发生了几次“暴力”事件。虽然“一个巴掌拍不响”,“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但事情远远不应止于此。
对于受肢体伤害的孩子,我们心疼的同时,也希望他们能够意识到自己的语言和动作可能给对方带来的内心伤痛,而激起肢体暴力。而经常与别人发生肢体冲突的孩子,我更担心,他们需要学会更加合理地表达自己的愤怒,因为每次“打人”都会加深他与这个世界的隔阂。
“爱的语言”会成为孩子黑暗中的一盏灯,只要看见,就会更好地规避伤害。

接近艺术之源
实践“爱的语言”以来,我自己慢慢变得放松,也了解了艺术,包括音乐,绘画,文学,甚至包括作文,都是人类表达情感的产物。
慢慢地,我开始尝试跟沐璟一起绘画,一起编歌曲。有些比较熟悉的家长了解一些我在艺术方面的初步实践。:)
关注自己的感受和尝试体会他人的感受,会让孩子更容易理解人类的艺术活动的最终目的。体现在作文里,就是知道自己为什么写,让语文课中学习的美丽辞藻有所依附。

友善
那天聊起来班里一个爱打架的同学,沐璟说,我觉得他有些方面挺好的,我愿意跟他玩。
我想,能够看到别人的优点,是很重要的一种能力。当她身上散发出友善的气息,就更加容易在环境中放松,更倾向于满足自己和他人,而不纠结于那些自己看不顺眼的地方。

解决冲突和沟通协作
在“爱的语言”视角里的“冲突”,超越了你输我赢的策略层面,而直接关注双方的感受和需要,寻求同时满足双方的需要。勇敢主张自己需要的同时又关爱他人。
在沟通方面,不压抑自己,不攻击对方,心中充满了力量和爱。

更重要的是,沐璟在看我们实践,和他自己实践的过程中很享受。她跟我们参加了一年的读书会,每周都不拉下。别的活动都能取消,唯独这个活动雷打不动。还自告奋勇做了一次读书会主持人。如果不是她,我们也许不能坚持那么久。我想,孩子对环境中的爱是最敏感的吧!

后来,沐璟一再鼓励我们,到他们班里讲“爱的语言”。这促成了后来我们分别在二年级下学期和三年级下学期在班里举办“长颈鹿语言”和“黑天鹅事件主题班会”。

第一次活动的情景剧中,所有上来表演的孩子在冲突中的表现是,要么全盘接受对方,委屈自己,要么激烈抗拒,攻击对方。我们看到了孩子们在面对冲突时选择的贫乏。在活动现场,我们看到许多孩子有所触动。沐璟妈妈尝试用“爱的语言”倾听一个孩子跟她妈妈关于弹钢琴的冲突,才三五句话孩子的眼泪就下来了。我还深深记得一些孩子专注的眼神,一个孩子蹲在在第一排的前面,呆呆地听我讲。我真是既欣慰,又心疼。

 

那两次活动后,我们深深感到,我们的孩子们真的非常需要爱的表达。

但凭借孩子的影响力,改变亲子中的沟通模式谈何容易!

从那时起,我们就希望能把这种方法介绍给班里同学的家长们。但是“爱的语言”在中国才刚刚起步,还没有这方面的亲子课程。

机缘和合,今年6月中旬,在阮胤华先生和韩国非暴力沟通中心主席凯瑟琳的力荐下,韩国非暴力沟通中心副主席李仑静女士接受了我们的邀请,将在7月26-27日在北京举办《爱的语言亲子沟通工作坊》。

这就是沐璟妈妈发的那个课程介绍的由来。我们很希望家长能够参加,相信会带来收获,同时也在经济上支持我们。但这并不是我们最看重的。

9年前,我们初为人父母。我们在做父母的路上跌跌撞撞。我自认为我们两个都是很认真的人,也在不断成长,希望至少不要因为自己的行为,而破坏了这个独特生命的美丽天性。

相信你们有相似的困惑。既然孩子们让我们有缘聚在一起,我们希望能跟家长们多交流,在养孩子的问题上相互支持。

比如,我们是否可以不定期举办一些亲子沙龙,就在班里,送孩子时候早来两个小时,一起学习和讨论“爱的语言”?

我们是北京实践“爱的语言”较早的一批人之一,也有组织读书练习小组的经验,我们愿意提供支持。

我邀请你对我作出回应。希望你谈谈看完之后有什么感受,是否对工作坊感兴趣,是否对亲子沙龙感兴趣?

请放松回应我的请求。

我也理解家长们在养育孩子的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关注对象,可能对这些不感兴趣。这种情况我同样也希望得到反馈。


说完之后我很放松,

李迪
 


马歇尔·卢森堡说:“我想借非暴力沟通来看清并专注于自己的人生选择。”

非暴力沟通又被称为“爱的语言”,在全国各地都有“爱的语言”实践者,欢迎加入我们,认出爱、活出爱、传递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