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拉·哈特(美)亲子工作坊Eva回顾(二)(2016年4月22日~24日)



Sura和我们说:我在这里的目标是给大家一个相互分享的空间,我只是在分享自己的经验和智慧,你们也有你们的智慧。

接着Sura说:我有一个请求,在提出建议之前,先询问那个人是否愿意接收你的建议。

这个请求击中了小编,家长可能会有很多很多建议和想法想要给到孩子。想让孩子听听自己的价值观。而每一个生命都需要信任和尊重。

你愿意想象在家里这样做吗?先询问孩子:“我有个建议,你愿意听听吗?”


Sura分享她的经验,当她带着尊重去询问孩子的意愿,她很害怕孩子会拒绝她的建议,她真的希望孩子能够愿意听听基于她的经验和价值观的建议。她发现,很多时候,孩子愿意听,并感到被尊重,有时,孩子也会回应说:“我不需要建议,我只是希望你听听我说”。这激励着Sura不断的这样做,并很享受。


Sura和她的伙伴开发了无措区游戏,图为苏拉在示范。

Sura愉悦的说,她享受说不,接收到难听的话还很享受。

马歇尔研究过很多人,像艾提·海勒申、曼德拉,好奇究竟是什么让他们即便在最恶劣的情况下,还能心中充满柔情;在充满敌意的环境里,也能心存爱意?而又是什么让我们体会不到心中的爱,以致相互伤害?

马歇尔发现,曼德拉他们不用让我们和自己和他人失去连接的语言和自己说话,那么是什么语言方式,让我们和自己失去连接呢?
“你应该……她不应该……”
“我应该……我不应该……” 
 ”所有把人物化分类的标签、评判:他是一个自私的人、她不懂得尊重……“

当用这样的方式和自己说话时,我们和自己失去连接,我们难以体会到心中的爱,我们会很痛苦,一旦为所欲为,我们会变得危险……



无错区游戏案例练习中
小编理解,当我们认为一个正在发生的言行事实,是不应该不正常的、是要被干预的问题,我们就在有错区,和自己、和事实断开了连接。


当我们一岁时,对学习是多么热情,不停息的尝试、探索,玩的那么开心,在玩耍中就学习了。为什么越长大,这种兴趣就越少了呢?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Sura说:马歇尔是个老顽头,他相信学习可以在玩中进行,而非暴力沟通是马歇尔的经验。



大家手上拿着的,是nvc的心,马歇尔把这些称之为人类共通的需要。你会怎么命名这些东西?有没有你不喜欢的,生活中可以没有它的?之所以问,是因为我很享受听到大家的回应。一天结束课程结束前,我们会被邀请挑选一张今天满足了的需要。

如果每个人都记住这一点,我们拥有共通的需要,你愿意想象会发生什么吗?

其实每个人都跟我一样,有着同样、同样多的需要和感受,这是nvc实践者看世界的方式。



如果一个家庭没有一起共度欢乐的时光,家可能会瓦解。我想这所谓的欢乐时光,就是一个家里,每个人特别看重的需要都有被满足的那一刻吧。家庭是一个演练的场所,我们可以“犯错”,也可以重新开始。


在和孩子的沟通中,你是否会先听一下孩子想说些什么?

有多少时间,是你在对孩子说话?
有多少时间,是孩子在对你说话?

Sura分享给我们一个生活中做的游戏,就是去听到你最深爱的那个人:有这样20分钟。10分钟,你说,对方只是听;10分钟,对方说,你只是听。

在对方表达时,只是关切的倾听,当想要给对方反馈时,就体会自己这里发生了什么。这是另外一种相处的方式,也是保持觉察的好方法,你愿意试试吗?


去尊重、去爱护自己的需要,当对自己的需要有足够耐心时,策略和请求会自然而然出现,这一生都可以看到、满足需要,滋养自己的生命

有时对方的感受如何,他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并没有确切的答案,但好奇心会帮助我们走进他们、了解他们此刻在经历着什么。


可能我们身上都背负着一些痛,这些是我们最亲近的人带给我们的。It’s ok,you didn't know。

当我们敞开如实表达时,那是我们最柔软的时刻。


nvc是关于跟生命·需要的能量的连接,当凯文拉着我和安迪给大家鞠躬表达感激时,小编泪水莫名涌出来,身体有感受,三天的滋养,离别的不舍,小编紧紧的抱着Sura老师哭起来。小编由衷的希望并选择通过nvc活出生命的温柔和对生命的关心